主页 > S点生活 >没有地契县会要拆 60村民抗议促保留木屋 >

没有地契县会要拆 60村民抗议促保留木屋

没有地契县会要拆 60村民抗议促保留木屋

沙白县议会下令适耕庄热浪沙滩入口处一存在50、60年的木屋在限期前腾空土地,引起约60名村民挺身抗议,以免当局首开先河,接下来其他旧居都面对拆除的厄运。

根据了解,当局在村民谢耀城(47岁)有半世纪历史的屋子围封上黄线,并在屋外贴上限令腾空土地的通告。

这则通告是在1月14日发出,内容指事主触犯1965年国家土地法典第425条文,即侵犯政府的土地,并在没取得沙白县署的准允下,擅自建造屋子。

因此,限令事主在14天内腾空这块土地,否则将依法受到对付,被罚款不超过1万令或坐牢两者兼施。

村民认为当局此举非常不公,他们今早聚一起并拉起印有“荒地我来耕,吉屋是我盖,要夺屋地者,问良心何在?”标语的横幅,抗议当局采取不公平的举措,对付村民。

他们希望州政府勿为了发展热浪沙滩的旅游业,而损害村民的原有利益。

他们异口同声的指出,没有村民的齐心合力,一步一脚印的打造热浪沙滩的景物,何来今天的旅游业发展?他们要求保留原状。

他们申诉,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承诺在中选后的100天发地契给居民,然而目前地契不但没有到手,当局就要拆毁村民的屋子,直呼公理何在?

他们也担心,随此屋子被拆毁后,接下来类似其他的屋子,包括从海口第6巷到第12巷的屋子,也要被限令腾空拆除。

谢耀城:几代人居住 “州政府不应拆我祖屋”

谢耀城(47岁)要求获得公平的对待,别毁掉他的祖屋。

他说,从前这里是一座森林,连小路都没有,其父亲早年在这里做“开荒牛”,逝世后就只留下这唯一的祖屋给他。

他也说,他们之前已有几代人居住在这里,至少也有50、60年了,后期他则让其工人寄宿在这里。

他说,沙白县议会的负责人当时对他说,若只是做一些基本的维修工程,不涉及铺水泥可不必申请准证,岂料在维修工程开工后不久,就被对付了。

谢耀城说,他已会见了海口村长和州议员,他们都表示无能为力,木屋一定要拆掉。

“根据消息说,有人要在他的这块土地上建造一间博物馆之类的建筑物,所以屋子一定要被拆除让路。”

谢耀城揭露,在海口并非只有他一间屋没有地契,从第6巷到第12巷的屋子都一样,这是否意味着否拆其屋后,别人的也要拆呢?

陈庆喜自责间接害人 “美化热浪沙滩引祸患”

陈庆喜(58岁)是策划打造适耕庄热浪沙滩的灵魂人物,他对此事感到自责,甚是认为本身间接害了谢耀城。

“我也没有想到,我们配合村民的努力,一手一脚的美化热浪沙滩,结果今天的发展,最后让别人借以发展而损害这户人家的利益。”

他指出,这间屋子已住了几代人,有50、60年,重建的屋子也有40年。

“州政府不能这样的来伤害村民,应该要协助村民解决困难。”

他希望一切保持原状,因为这里也是海口村民集资了100万令吉打造而成的。

“我们不要看到谢耀城的这块土地被没收,因为这是没有公理的。”

村民●陈再杰(47岁):勿损害村民利益

这里是要发展成旅游胜地是可以,但应保持原状,而且以勿损害到村民原有的利益为重。

我担心,这此先例破,接下有更多同样类似没有地契的屋子也会被令拆除。

因为我们从第6巷开始到第12巷,以前是有临时地契(TOL)的,但现在已无法更新。

村民●王玉龙(62岁):政府应发地契

这间屋子已经住了4代人,照道理来讲,政府应该发地契给这户村民,而不是为发展而拆除。

这木屋的家人是早年开辟这里,也在这里讨生活,现在这里旺了,却要被当局“拿走”,希望高抬贵手,别损害村民的利益。

小贩●卢利川(46岁):从小在这长大

我从小在这里长大、生活,也看到谢耀城的爸爸一家人住在这里讨生活。

黄瑞林之前口口声声说,中选100天后要发地契给村民,但从此事来看,恐怕是讲一套做一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