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S哇生活 >台湾独立果然不简单? >

台湾独立果然不简单?

转载一位台湾老人(1933-)的忠告:

 他们终极目标不是台独,而是像学以前併入沖绳国及钓鱼台岛一样也要将台湾併入日本。『混在台湾内的日本人』一文低估了一倍多台湾日本人。还有30余万驻台日军, 日本投降后大半数军人脱下军装就假装台湾人入籍台湾。

 因此,现台湾有日裔皇民及后代共约400万人(大多数皇民及后代目前均旅居日本及美国,其代表金女士等选举前就鼓吹回台湾捐款及投票给民进党从政候选人们,日本大地震时创下新台币三十余亿台湾捐日本款项记录,大部份捐款均是来自这一大批台湾皇民及后代大小本土企业之手),现在分布在台湾大的本土企业界及贵族医生界与权威的基督长老教会和政界、法界、媒体界、教育界、生技界、科技界、商业界、广告界、运动界等各界顶尖权贵家族中,他们有的是金钱,可以收买总统官员、立委及收养一大批核心教授、老师,教育学生们来为他们打拼冲锋,霸佔政府机关里追崇祖国日本,目前正在用官位在收买军界的将军们!他们终极目标不是台独,而是将台湾併入日本。台独只是他们的过度和跳板。

『混在台湾内的日本人 』

 杨振明教授记述:台湾竟然还有那幺多日本人!二战结束后,有30万的日本人留在台湾,变更姓氏为台湾人, 台独就是这些人的阴谋。 现在他们在台湾后代估有200万人之多,『真正的台湾人』不可不防。以前我一直不能理解,为什幺台湾有,自去(民国 103)年6月间,高中历史教科书微调案引发后,不少台独学者抗拒,只准使用"日治"不同意用"日据"等,进而除「中国化」、除「台湾化」、推行「皇民化」… 这些激进亲日份子,其背景没有人去追究。

 在台湾这幺自由、 民主的社会还迷恋日本,拥抱日本,当然有他民族的特质。表面认定他们是在玩政治搞台独,压根儿就没有人去想他们原就是日本人,这不是胡说,也不是扣帽子,有史实可考,户籍事务所应可验证, 政府接收时外交、内政部都应有公案文书可查。

 中华民国34年接收台湾时,蒋介石以德报怨收纳了那时约有30多万日本皇民, 放弃日本国籍,归顺为中华民国国民,在台湾落地生根。

 我们台湾人并没有以异族相待,视为「同胞」,与我们共用台湾繁荣生活。

 二战结束后,日本国内百废待举,国穷民贫,原住台湾日本人民, 他们自知遣返日本难以谋生,当时有部份日人要求自愿留在台湾,放弃日本国藉,变更姓名为台湾住民。

 这些日裔皇民, 多为日据时代大、中、小学校教职(教授)人员,公私营机构技术人员或从事商务人员,还有社会浪人、流氓 …等行业。他们教育程度、经济生活都比台湾人优渥得多。

 这批人在政府迁台初期,两蒋政府统治下,不敢妄动。待至李登辉、陈水扁执政后,在政治、学术、商业各行业窜出。至目前更是嚣张, 目无法纪,竟敢说「支那男女滚回支那」「支那外来种滚蛋」!

 我们不能再沉默,应全民奋起,清理门户。光复台湾才70年,户藉资料应清楚记载,更改姓名是可查鉴,反叛製造事端者,查清身分后,依法究办或遣返日本,除去害群之马,以安我家邦。

 台湾光复至今已70年,那时台湾住民约500余万人,现约有4. 5 倍成长,那时归顺日本皇民约30余万人,至今也约100多万人。其部分知识份子与经济富裕子弟还投入政治体系与民意代表,从事政治活动,搞台湾独立。

 如李登辉就是皇民代表人物,他曾承认他的祖国是日本,在他与陈水扁执政20年,录用不少搞台独分子分化二代军公教警消基层,进入高层高等学术单位与政府机构。他们以不当言论,歪曲历史事实,误导人民视听, 丑化中华民国政府,去「中国化」、去「台湾化」,推行「皇民化」 ,拥抱日本者大有人在。

 台湾光复,日本皇民遣返时,台北市街道只有衡阳街、成都路和延平北路、博爱路比较像样,周边都是农田。这八条街商人多为日本人经营,日本商人被遣返, 其不动产店面房屋无法带走,只得廉价转移给台湾人,( 民国38年8月16日扫蕩报刊登台湾省日产清理处第二批日产移转案件审查决定公告报纸佐证是实)或赠送给本省人,无法携带的东西就送给本省人。

 还有日本人知道返回日本生活艰苦, 将自己亲生幼年小孩送给本省人收养,我的邻居就收养一个女孩, 现年已70多岁。 

 在日本人离台时, 有不少本省人接收日本带不走东西,这些受益者, 还有曾在日据时为其工作的二鬼子,当然称讚日本好,与台独唱和,高喊台湾独立。我们的公营事业机构及民间社团员工,每年都有组团赴日本旅游,到达日本后,日本政府设有专职单位接待,将台湾旅游人员纳入会员发给会员证,返台湾后与其保持连络,视为亲信友好。

 曾有人狂言,日本要统治台湾,只要来一个领导人就可治理,也就是说在台湾这些旅游会员就是他们将来治理台湾的成员。

 留台湾第一代皇民多已过世,第二代正在政府里当各部会高官时,第三四代初啼上街抗议霸佔, 无视法纪。

 民国36年政府遣返日本皇民,那时我才14岁在学,学校带领学生到基隆码头为他们送行,我也参加了那杂乱凄凉的场景,时隔70年,如在眼前。我现年85岁,本可平静渡过余年,不涉国家社会烦扰之事,近日见新闻报导台独人士製造事端,我只本良知,将上述历史事实,提供参考。

 日人遣返与留住台湾皇民改姓名归顺之事,70岁以下的人不会知道这个史实,88岁以上者可能知道一二,但为数已不多。若是查访当时遣返日人情况,从早期的《 台湾新生报》合订本,或政府档案资料,还有年长者应该知晓。我年老体衰,看到不公平事会影响情绪,这篇东西我写写停停,写了好几天,我不是在投稿,我只是在提供历史事实,唤起国人记忆,揭穿在台日本皇民余孽背景,披着羊皮狼的面纱,使现在的台湾人认清他们的真相,使他们无处遁形。这份资料旨在提供媒体参考与历史学者作深入探讨,发扬光大, 媒体是可作有计画的深入报导。

 早年台湾志士杨逵,他是主张台湾是中国的一省不能分割, 同根同源,同文同种,虽然有些不愉快的历史宿命,但事实真相就是如此。

 很可惜美好的台湾就被这些皇民余孽分子搞乱了,怎不叫人痛心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