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F生活圈 >警方查反公害苦行‧车借黄德当讲台‧车主被传召 >

警方查反公害苦行‧车借黄德当讲台‧车主被传召

警方查反公害苦行‧车借黄德当讲台‧车主被传召(吉隆坡29日讯)警方对“百里苦行反公害"运动展开调查,把汽车借给苦行领头人黄德充当讲台发表感言的车主,週四遭甲洞警方传召问话。警方是以车主的车子曾出现在11月25日独立广场的“非法集会"而传召车主以证人身份问话。基于车主与当天驾驶这辆汽车参与集会者是不同的两个人,因此双方都得接受警方的问话。这也是金马警区主任于11月25日在独立广场“警告"黄德,他们可在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下受到调查后,所展开的第一项调查行动。被传召的是王志伟(33岁,产业经纪)和25岁太太。王志伟在11月25日当天,把注册在太太名下的KiaSportage车子,驶入独立广场前的拉惹路,并借出车子让黄德站在车子上发表演说。车主与驾驶者是夫妇王志伟週四在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的陪同下,与太太到甲洞警察局接受问话。除了一些行动党党员外,尚有不少绿色盛会支持者到警局为王志伟打气。王志伟受询时说,警方是在週三晚上亲自到马六甲岳母的家,要找他的太太,因为他的太太是车主。他说,由于他才是在当天使用这辆车子的人,因此主动和太太到警局协助调查。甲洞警局一名陈姓警官先向其太太问话,全程使用华语;随后才轮到王氏,问话则以马来文进行。两人的问话过程各别耗时近一个半小时,接近下午1时30分才结束。林立迎则以代表律师身份全程陪同。林立迎:没接投报不该传召林立迎对警方“师出无名"的传召感到质疑,并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查问谁是主办人他说,警方是以证人的身份传召两人,可是却声称并没有任何人报案。“这是我从事律师业以来,闻所未闻的。一般的程序,警方必定是接获有人投报或报案,才会传召人问话调查,可是现在警方却说并没有接获投报。"再者,他强调,警方从头到尾都没有办法说出是以甚幺条文传召当事人。“查案官只是在传召王志伟时,一再重覆是依据刚通过的法令,可是却无法完整的说出法令名称,这显示警方不专业。"他认为,警方的目标并非王志伟或车主,因为在整个问话环节上,警方并没有将焦点放在车子上,而是一直查探车主与黄德等人的关係,并且一再追问当事人,谁是集会的主办人。他相信,虽然查案官没有透露,王志伟是否苦行队伍第一个被传召的人,也没有透露是否会有更多人被传召,但从查案官的口吻看来,这项调查行动将持续下去。警依地址找到车主警方是在週三晚上依据车主的马六甲住址找上家门,要求车主到警局协助1125苦行集会的调查工作。王志伟说,岳母是在晚上8时许,拨电联络其太太,通知她警方找她,因为警方从1125集会上拍摄到的照片,显示有一名男子驾驶她的车子参加非法集会。他指出,警方还告诉其岳母,警方已经扣查了Kia Sportage,并要求太太到警局协助调查。于是,他和太太联络林立迎,并在週四到甲洞警局接受问话。佩服黄德精神称不感害怕来自蕉赖首都镇的王志伟说,他不认识黄德,但他尊重及佩服他为反稀土,百里步出车子让黄德当“讲台"演讲。他重申,他是自愿参与这项集会,并没有受到任何人的号召及煽动,他只是与众多不想稀土祸害下一代的参与者一样,是自己走上街头,不是受到召集,因此,这根本不算是个非法集会。驾车打头阵沿途开路他也说,他不会因此而感到害怕,因为他不认为自己犯法或触犯甚幺条例。王志伟强调,他并没有参与任何政党,也不属于绿色盛会的一员,他只是支持反莱纳,并且对黄德百里行反公害的举动感到佩服,才毅然参与苦行。他说,他是在苦行队伍于11月22日抵达武吉丁宜一站时,才投入参与。“随后从鹅唛森林公园开始,我的车子就打头阵,为苦行队伍沿途开路。"他说,11月25日当天,从伊斯兰党旧总部至独立广场的那一段路程中,他也继续开路的义务工作。他披露,在苦行队伍于下午4时许走上东姑阿都拉曼路段时,有一名他不认识的参与者趋前,询问他等下是否可以借出他的车子充当黄德的讲台,他一口就答应了。他说,随后他就在队伍的引领下,把车子开入拉惹路,并停放在独立广场前的路段,让黄德等人站在车顶上发言。“我的车子停放的地方是警方所设路障之外,而且是获得当时吉隆坡市政局驻守官员的同意,因此根本没有触及任何法令。"他说,他的车子一直停放至半夜12时许才离去,而在晚上时间,苦行集会者确是曾围绕着他的车子发表一些演说。询及他是否仍认得要求他借车的人,王志伟说,这并不是重点,在苦行队伍中,大家不需要认识,需要的是共同扶持,因此他在尊重黄德,并认同反莱纳活动下,毫不犹豫的借出车子。“就像我车子张贴着的反莱纳招贴纸,也是我在武吉丁宜一站中,一个陌生的苦行者所分发的。我当时也没有多问,当晚就贴上我的车子。我也不去理会此举可能会招惹甚幺后果。"林立迎坚持要“插"查案官不允许律师“插口",林立迎却坚持要“插"(口),警方传召车主问话之前,在甲洞警局发生了历时几分钟的小“插"曲!陈姓查案官在问话进行前,开始只允许两人进入问话室,并不允许律师陪同。此举“惹火’代表律师林立迎,结果频追问查案官是基于哪一个条例不允许律师陪同。查案官在说不过律师的情况下,允许律师陪同,可是却不准律师“插口",结果此举又叫林立迎不满,他又追问说,为甚幺他不能“插"(口)?又是哪条法令说,律师不准“插"(口)?我是一定要`插’(口)。律师与查案官这样“别有涵义"的交谈,叫採访的媒体不禁莞尔。最后,查案官也不想继续争执,即允许林立迎先陪王志伟太太录供,再陪王志伟录供。支持“反莱纳"非“莱纳"“我们是为支持`反莱纳’而来,不是`支持莱纳’!"林立迎透露,在问话过程中,未知是查案官一时口误,还是有意错误引导,在问及王志伟参与苦行的目的时,竟说他的目的是去支持莱纳。他说,查案员此言一说,他与王志伟马上纠正说:“不、不、不,我们不是支持莱纳,我们是支持反莱纳。"‧2012.11.3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