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半生活 >美是一种财富,裸露能形成力量。至于艺术,是另一回事 >

美是一种财富,裸露能形成力量。至于艺术,是另一回事

美是一种财富,裸露能形成力量。至于艺术,是另一回事

书与青鸟,在複杂纷乱的尘世中,从书本的青鸟进入灵魂独处的世界,思考书跟现实的连结、人和作者的知识脉络并深入自我,从中谱成一幅澄澈灵魂的意象。书店原始建筑的三角形窗,传递一个人无法独自生存的,需与大自然孕育共生,青鸟能穿越其中并互补于不同层次里,在面临世俗环境中始终坚守信仰。让阅读重新定义自己的灵魂,让书店因独立而自由。

色中有情,情而有色,两者是融而唯一的现状,人们会被色所吸引,被情所感动。

当晚台北下着小雨,但不影响青鸟书店这场阅读分享会的举办,座无虚席,稍微晚一点来的听者排站在青鸟入口,兴致勃勃的期待着郑治桂分享西洋美术史的故事,想窥探西洋美术史中情与慾的心情,不言而喻。

何以美是一种财富?郑治桂从过去所搜集的剪报开始谈起。「前选美皇后走私犯罪」、「名模吸毒」、「美女当上高官」等,这样的新闻标题在生活之中随处可见,媒体对人性的熟稔正是源自于人们对美的不可忽视。美的本身即是现成的艺术,美在此刻成为一种财富。

谈到美,无法不联想到希腊神话中最具知名度的爱与美之神,也是此书第一章的主角──维纳斯。她总是以裸露的姿态现身,长髮及肩、姿态优美,且不持任何道具,种种的特徵使她成为艺术史中最易辨认的神。郑治桂点出,画家在描绘维纳斯时,会特别着墨肌肤的细緻,使其更具有女性的魅力,反之,强调肌理的线条则会增加阳刚的气息。总以男性人体为创作题材的米开朗基罗,毕生的作品中鲜少以女体为主角,若有,也是仿效男体般有着结实的肌肉与宽厚的体态。他认为男体是受之外在社会的压缩而扭曲,展现生命力的同时也产生了抗衡的美,艺术家应该创作的是有生命力的身体,而不是女子现成的优美姿态,裸露在此时形成一股力量。

郑治桂说,「直觉、观察、观念,是认知世界上各种事物的三个阶段。」

直觉──当下对人对事物认知出的美,不需要多思考的感受。观察──理性分析为何自己对这件事物产生情感。观念──将这份感情深植入自己心中,成为不可瓦解的存在。

但大多数人认识艺术作品都是从第三阶段「观念」开始的,美术老师或者专业学者侃侃而谈美术史上作品的年代、作者、绘画风格,先让我们对艺术产生一种观念,接着对照该作品,先入为主地对艺术作品有了理性的分析,以至于大部分的人不会有第一眼看中这个作品时的体悟与感动。

「但是我们看色情电影就不会想这幺多,因为这些电影大多是没有道理的。」郑治桂笑道。情色艺术类的电影是个很难拍摄的题材,所有跟情慾有关的艺术创作都是如此,因为观赏者通常第一眼只会接收到情色给予我们感官的刺激,若是反覆观看这些作品,也许才能理解创作者想藉由「情色」切入的其他深意。「毕竟他们不可能花了许多心思,只为得到观赏者的一句:好美。」

《情色美术史》谈的是慾望在世世代代的西方艺术史里如何流动, 郑治桂的分享像替此书褪下性感书衣,谈的纯粹是裸与露的艺术。 裸露的面貌万千,裸露在日常生活中通常是羞愧的,在西洋艺术中却多半是神圣的,有时候也可能是慾望的(即是此书探讨的情色艺术) 。它可能是让艺术家名留青史的关键,也或许流于俗媚而受世人评判。经过郑治桂的讲解后才发现,原来裸体艺术(Nude Art)在过去艺术史中是存在着潜规则的──裸露者必须具有身份,并存在于个别于现代的时空里。令人不禁莞尔,高雅与不雅之间的距离是如此地微妙。

不遵守规则的画家自然存在。1863年,《草地上的午餐》在法国沙龙的「落选区」展出,画家马奈以一个庶民女子作为裸体模特儿,此举震撼了当时的社会,引起不少谴责。「艺术家如果会自我反省的话,那就不是艺术家了。」郑治桂打趣说道。两年过后,顽强的马奈不顾左右而言他,再度发表了向文艺复兴时期的名画《乌尔比诺的维纳斯》致敬的《奥林匹亚》。这一次,马奈更加大胆地挑衅大众。他笔中的缪思默兰并没有维纳斯的精緻五官,身形更是不加修饰,却是那幺自信地直视着观者,无惧于规矩。「脖上的缎带像礼物上的结,等待被拆封。」在讲者的引导之下,揭示画中一个个隐晦的性暗示,能够想像这幅画在保守的十九世纪会是多麽挑战的一幅作品。

百年过去,裸与露一直不是一门轻鬆的艺术。对女性来说,如何正确地裸露成为毕生的课题,平口的礼服是优雅的,过低的领口却是放蕩的。对艺术家来说,裸体是行为艺术的表现之一,身体就是最原始的画布。

艺术里有裸露,但裸露的本身并不直接构成艺术,端看创作者如何诠释这你我皆有的肉体。

当日的时间不够郑治桂讲解作者池上英洋的另一部《残酷美术史》,但他仍然兴奋地分享了代表残酷的经典之作──《拉奥孔与儿子们》,这座雕像诉说着拉奥孔洩露天机后的惩罚,巨蟒缠绕住他们三人,蛇头轻靠在拉奥孔骨盆处,拉奥孔的面部狰狞不已。「这是一件极为宏伟,也极为纤细的艺术作品,它完美诠释了一场越努力抵抗,却越显徒然的悲剧。」

「就以这件沈重的作品与前面那些轻飘飘的女人做一个平衡。」在讲座的最后也不改幽默风趣的做了结尾,期待下次郑治桂老师再访青鸟,向我们解说《残酷美术史》中更多精彩的故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