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F生活圈 >女性的脆弱来自于我们恶劣的环境:印度总理独立日演说,谈人民最 >

女性的脆弱来自于我们恶劣的环境:印度总理独立日演说,谈人民最

许多人民会期望能够和执政者对话,但是这样的机会往往不多,或者得到「我不是来了吗?」这样「幽默」的答案,但若是双向难求,期待一个「对人民说话」的执政者是否比较不过份呢?

今年8月15号是印度第68个独立日,也是总理莫迪上任后的第一次独立日演讲,究竟首度站上红堡发表演说的他,会说些什幺呢?莫迪打破了过去在徳里红堡向巴基斯坦呛声的「老规矩」,他选择对红堡外那一万名入席的人民说话,对那些在国会大选中,支持他而投票的选民说话。

有媒体在网路上调查了民众最期待莫迪在独立日演讲时谈论的话题,获得最多回应的是妇女安全、强暴、男尊女卑和女权议题,第二则是年轻人议题,如何提升教育、发展专长以及经济,这是这些投票给莫迪,让他挟带过半国会席次,风光走上总理大位的年轻人们,最最关切的议题。

在莫迪的演讲中,当然不免提及他在竞选中最响亮的「Development and Governance」竞选主轴,要引入外资、发展印度的製造出口业,并改革政府体系与效率,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提及了妇女安全和环境卫生这两件事,他甚至在红堡大谈厕所的重要性。

「强姦之都」是新德里最不荣誉的「头衔」,特别是从2012年的巴士强暴案和反强暴运动开始,新德里「声名远播」。但这样的国际关注和修法并没有让妇女安全获得太多的改善。而莫迪胜选后,又发生了一起震惊国际的强暴案,两名姐妹在晚上到野外上厕所时,被轮暴后吊挂在树上,手法相当残暴,这又再引起印度一波抗议浪潮,当地村民更守在两具尸体旁,坚持若不公正办案就不愿让警方把吊挂的遗体放下。在媒体与女权团体的声嘶力竭下,莫迪并没有说话。

(相关阅读:印度强暴案再掀种姓歧视 遇害少女父亲:我们贱民生来被当狗对待)

这起强暴案除了残忍的手法遭到强烈抗议之外,也让许多人对于「厕所」的关注,即使是我所居住的新德里,仍然有许多贫民窟和较贫穷的人家,家中是没有厕所的,他们只能在住家附近的水沟或空地方便,而这样的情况对女人而言,比对男人还要困难,他们总要在日初或是日落的昏暗时刻,和母亲、姐妹、邻居或女生朋友,一起成群结伴的到隐密的草丛中方便。

(相关阅读:印度女性每天清晨和傍晚的「解放之路」:走上75分钟只求能安全上个厕所)

如果你有机会到印度旅行,仔细观察在清晨或是傍晚的车行途中,路上是否有人拿着一个宝特瓶,他们都是带着水要去上大号的,那瓶水是他们清洗屁股用的,满的就是正要去上,空了就是刚上完。

「唉额!这样不是很噁心吗!」我们当然可以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说他们没有卫生知识、骯髒或其他更负面的形容,但这就是这个拥有超过12亿人口的南亚大国,现在正面临的情况:没有厕所,以及没有厕所所带来的社会问题。

在印度的女权运动组织中,贫穷的女人被称为「The most vulnerable(最弱势)」的一个群体,她们的脆弱来自于她们所处的环境。

女性的脆弱来自于我们恶劣的环境:印度总理独立日演说,谈人民最

在我自己所见过的贫民窟,或是城市建筑工地里搭着帐篷就成一个家,很多都是没有门的,又或是非常容易就可以打开的门窗,而内部通常没有格间,全家人就这样窝在一块,曾经有一位女权工作者问我,在这样的情况下,家中的男人一旦上夜班或晚上外出,女人不都「挫咧等」?

她们无法预知会发生什幺事情,会不会有人闯入家里?会不会走在路上被陌生人欺负?会不会有熟悉的人一时起了不好的意图?这些可怕事件的可能性,让女人们在天一黑就开始恐惧害怕,可偏偏在这样恐惧的时间里,是她们要去上厕所的时间,而前面所提到的那则骇人听闻的强暴案,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在新德里这样的情况也时有所闻,甚至有小女孩到村里的公共厕所上厕所,就被等在旁边的男人强暴了。

「Can’t we just make arrangements for toilets for the dignity of our mothers and sisters?」尊严,莫迪提及了女性的尊严,他在红堡这个被视为印度元首的大舞台上,把强暴问题和厕所清洁问题摊开来说,他说自己不知道会不会被批评,但这次出身社会底层的他,从内心真心关切的问题。

莫迪的演讲获得广泛的讚扬,媒体特别关注他移除了过往将总理与民众隔开的防弹墙、关注他在超过一个小时的演讲中没有稿子、关注他对印度人民切身生活的关心和重视,我在莫迪演讲后,採访了一位小女孩,她是穿着橘、绿或白色,排成印度国旗的学生代表之一,她说她对莫迪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提到了缩小男女的性别歧视,接着她旁边的同学们也开始七嘴八舌的说起了女权的内容,我想莫迪的演讲,对这样10多岁的女孩而言,带来了某种程度的希望。

莫迪上任前,执政十年的国大党一直以来就因为「世袭政治」而受到强烈批评,而与莫迪竞争,本次惨遭滑铁卢的可能总理人选拉胡尔甘地,已经是政治家族的第四代,一直以来被莫迪戏称为「王子」。

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王子有无数的失言事蹟,我製作人用超受不了的表情跟我说,有一次拉胡尔甘地在竞选造势的场合,台下是一群农夫和女人,他不说教育、不说农村建设、农作物收购或是改善经济等议题,却对着他们高喊着该党派的外交政策,与其他国家的交往和成就,台下一片茫然。

而既然莫迪说到厕所,我在想,或许拉胡尔甘地也难以体会没有厕所的苦,毕竟王子一下乡,整个村落就开始动员筹资,除了要盖他演说的舞台之外,还要盖一间王子专用的厕所,如何能体会人间疾苦?

来自社会底层,从小在车站旁卖奶茶的莫迪,选择在他第一次的独立日演讲对人民说话,说社会、说生活、说日常普遍的问题,从他口中说出强暴问题、性别差距和厕所那些最基本却也最急迫的问题。

虽然也有评论家和漫画家,在莫迪演讲后撰文或画图,暗酸莫迪或许能说能谈,但也不一定能真正落实政策改善这些问题,但试想,若是一个国家元首,连这幺基础的问题都不谈,或根本谈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肤浅的说一些表面现象,无法深入探讨这些最基础的民生议题,甚至说出一些完全不可行而是让人觉得「太扯了吧!」的解决方法,那幺这个执政者距离人民也未免太远?

至少,莫迪开始贴近人民,从移除防弹隔墙开始,从人民生活出发,在演讲的尾声,他说:「政府不是统治者,而是公僕。」

女性的脆弱来自于我们恶劣的环境:印度总理独立日演说,谈人民最Photo Credit:rosarito_82CC BY 2.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