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半生活 >台湾独有的意麵(四):传说中记载扬州炒饭食谱的《留春草堂集》 >

台湾独有的意麵(四):传说中记载扬州炒饭食谱的《留春草堂集》

►台湾独有的意麵(一):就算没有中国来的官员,台湾也早就懂得吃鳝鱼
►台湾独有的意麵(二):意麵起源的四种说法,哪一种才是真的?
►台湾独有的意麵(三):鳝鱼、锅烧、汕头、盐水四种意麵哪里不一样?

粤人嗜食云吞,算是历史悠久,北宋高怿蒐罗编写的幽默小品集《群居解颐》有篇〈岭南风俗〉云:「其俗,入冬好食馄饨,往往稍暄,食须用扇;至十月,但率以扇一柄相遗。」说广东人冬天爱吃馄饨,吃了又很热,就拿扇子搧;当地到了十月,还会送人扇子。

从馄饨转成云吞,大约在同治年间,举人状师何淡如写的对子:「有酒不妨邀月饮,无钱哪得食云吞。」粤语中云吞和馄饨同音,为了对仗,何淡如发明的云吞自此成了广东人的特称,完成了外来事物本地化的最后一步;就好像台湾的意麵,儘管原初製做者以及製做方法是外来的,但当台湾人给予「意麵」这个本地独有词时,已经有特殊意义了。

何淡如堪称无情对大师,耳熟能详的「三星白兰地,五月黄梅天」是其成名作;此外,何与陈梦吉、刘华东、方唐镜合称清末广东四大状师,此处的方唐镜就是和包龙星在公堂上吵架那位。

笔名「特级校对」的陈梦因曾在《食之道(贰):粤菜溯源录》〈广东馄饨天下通食〉引用前面《群居解颐》里的小故事,但把年代繫在唐朝。

《群居解颐》失传已久,现在读到的片段,大部出自元末明初人陶宗仪,收集失传书籍的断简残篇,编纂的《说郛》里;他为《群居解颐》注记的作者是唐朝高择,号高素处士。

台湾独有的意麵(四):传说中记载扬州炒饭食谱的《留春草堂集》

今天认定这书是北宋高怿所写,是因《旧唐书》〈经籍志〉、《新唐书》〈艺文志〉都没收录,反而《宋史》〈艺文志〉有收,但作者题为高泽;清朝官方编辑的《御定佩文韵府》卷八之三、《御定子史精华》卷48都认定《群居解颐》作者为高怿。参与编製御定书籍的,都是当世大学问家,他们认定的自然有考证上的道理,否则让人抓住错误,向皇帝告状,至少学问不精的评价逃不掉。

这里并非责难前人考据不精,毕竟在1980年代,没有网际网路、没有搜索引擎、没有古籍资料库,别说读过、只是听说过《说郛》、《群居解颐》的人,就可算见闻广博了,陈梦因不愧是「特级校对」。

但对于活在廿一世纪的我辈来说,读到前人文章中的回忆、引用,在没确认之前,绝不可轻易引为论据!毕竟,现在花一分钟可以完成的资料搜寻,20年前可能需要一星期。

前面提到《食之道(贰)》那篇文章后一篇,陈梦因写了〈麵饭的故事〉,里面说扬州炒饭是嘉庆年间扬州知府伊秉绶聘请的邓姓厨师发明的;此外,唐鲁孙《说东道西》〈扬州炒饭伊府麵〉的说法类似,只差在厨师姓麦;凌云超《中国书法三千年》〈一四七——清伊秉绶隶书联〉没提厨师姓氏,其余和前两说大致相同。

三篇文章发表时间很接近,从出版时间看,凌文可能最先,但唐文先在报纸登出,之后才集结成书,很难判定谁更早。无论如何,这三篇都是1970年后的文章。事实上,没有任何早于1970年的文献、书籍、食谱,把伊秉绶和扬州炒饭连结在一起。如果真如这三位所说,扬州炒饭是嘉庆十年1805的扬州知府伊秉绶家发明的,为何直到一百六十多年后才有人说这回事?连收集最多稗官野史、八卦传闻的《清稗类钞》〈饮食类〉都没有提?

〈饮食类〉里面连董小宛洗米都用泡好放凉的茶水、左宗棠最喜欢的扬州麵馆这类锁碎八卦都有,像扬州炒饭这幺有意思的事情,徐珂会放过吗?我的判断是,扬州炒饭和伊秉绶完全无关!也许很武断,但是没有文献证据,当然无法说服我。

因此,当读到陈梦因的儿子和媳妇陈纪临、方晓岚合撰的食谱《在家做江浙菜》〈扬州炒饭〉一节写道:「据说早在嘉庆年间,扬州知府伊秉绶在他的《留春草堂集》已经记载了扬州炒饭的做法,可惜这本书不容易找到,而他的《留春草堂诗抄》中也没有任何关于这炒饭的记载。」感觉非常失望。

根本没有《留春草堂集》这本书,依据1926民国十五年修订的《宁化县志》卷十四〈列传〉,伊秉绶的文集取《论语》〈颜渊〉:「攻其恶,无攻人之恶。」叫做《攻其集》,但并未出版。至于《留春草堂诗抄》是诗集,会写食谱诗的,古往今来,大概只有苏东坡的东坡肉了;陈纪临、方晓岚两位有失父执辈特级校对之名啊。

台湾独有的意麵(四):传说中记载扬州炒饭食谱的《留春草堂集》
伊秉绶像

此外,朱振藩《食林外史》〈从扬州炒饭到伊府麵〉文内列出四种扬州炒饭起源说,第四种直接引用唐鲁孙〈扬州炒饭伊府麵〉,然后评论道:「只有第四说才有凭有据,道出真正的扬州炒饭长得是啥模样。」如果只靠一个人的记忆就可以称为「有凭有据」,世界上就无难事了。

唐鲁孙的记忆有多幺不可靠,在此举一例:

除了前引文,唐鲁孙《故园情》〈故都中山公园茶座小吃〉也提到中央公园春明馆的伊府麵,还有饮茶的趣味事。其中写到茶博士马二,说他是周学熙家的更夫班头,相当于现在的夜间保全队长;周过世后,他就到春明馆当茶博士。因为马二见多识广,京兆尹王铁珊、中国画会会长周养庵都很爱跟他聊天。

周学熙1947年过世,依内文,马二到春明馆,不会早于此年;周养庵就是周肇祥,1954年过世,有机会遇到马二。

清末民初共有三位王铁珊,一位本名王铁珊,光绪十五年进士,八国联军进北京时自缢;光绪23年举人王芝祥字铁珊,1930年过世;光绪廿年进士王瑚字铁珊,担任过北洋政府京兆尹,应该就是唐文描述的人,1933年过世。这三位任一位,依唐鲁孙说法,都不可能遇到马二。而且,唐鲁孙本人1946年就来台湾,要如何遇到马二?

当然,可以说马二唬烂出身,早在1930年代就到了春明馆;如果是这样,问题更大,因为周学熙不是普通人,他过世是会通电全国的!如果唐鲁孙连周学熙过世没都不知道,那他博识之名就要打个大折扣,文章的可靠性就更有问题了。

关于伊府麵,虽然无法武断地说完全和伊秉绶无关,但目前找到的资料分析出的合理推论是,基本上属于「讲个唬烂好故事」的行销手法。篇幅过长,下次详谈。

►台湾独有的意麵(五):意麵、伊府麵、鸡蓉麵、泡麵之间扑朔迷离的关係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