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半生活 >偷沙事件SELCAT听证会:要求传召2证人被拒‧马尼卡拍桌拂 >

偷沙事件SELCAT听证会:要求传召2证人被拒‧马尼卡拍桌拂

偷沙事件SELCAT听证会:要求传召2证人被拒‧马尼卡拍桌拂(雪兰莪‧沙亚南)雪州能力、公信力及透明特别遴选委员会(SELCAT)针对雪州偷沙事件召开的听证会今日(週五,6月4日)续审,较早前自称掌握雪州沙石管理公司职员疑涉及舞弊和贪污证明的加埔区国会议员马尼卡瓦沙甘出席听证会供证时,却无法出示任何偷沙证明,只说明偷沙的犯罪证据全在他人手上,要SELCAT传召2名被视为重要证人供。SELCAT基于不符程序的要求,拒绝传召2名证人后,马尼卡激动得大拍桌子,坚持要SELCAT接受2名持有偷沙罪证的重要证人出席供证,并在拂袖离去之前,与SELCAT主席邓章钦掀起激烈的口舌之争。随着雪州沙石管理公司Semesta集团(KSSB)4名董事週五结束供证后,马尼卡是首名被传召供证的偷沙投报者。他根据法庭宣誓书向SELCAT指出,他在今年5月7日在巴生中路街场与一名沙石承包商张洪伟(证人)和2名职员向他展示KSSB的滥权证明。未要求影印证据他说,他过后也接获KSSB一名职员和承包商的投报,因此,他提呈部份证件给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提出投诉。“我也告诉大臣,我较后会提呈其他文件证明,所以,我週五把文件带来了,希望SELCAT能够接纳。”他声称,他一直以来都接到许多公众和沙石承包商的投诉,有的承包商也向许多代议士投报,但最终却失望而返。他提出,向他投报的KSSB一名职员和承包商拥有许多证据,能够证明KSSB滥权,有关的证据他也看过。不过,他未要求影印,所以他要求SELCAT传召2名证人出席听证会道明一切,而2名证人也作好出席供证的準备。马尼卡:2证人掌握证据虽然马尼卡无法出示证据,但他仍向SELCAT说,他不满KSSB的账目有1000万令吉不知去向,而且KSSB售卖的沙石比设定的售价更低廉,以致买沙者以更高价把沙石售卖给其他公司。为了证明自己所说的属实,他向SELCAT一再强调2名证人拥有一切证据,而且越说越激动,坚持要SELCAT传召2名重要证人供证。虽然邓章钦面带微笑要求他冷静(sabar),他却一面说“我很冷静了”、“我忍耐已久了”,一面拍击桌子,显露他已经无法压制激昂的情绪。马尼卡说,他已经很有耐性了,因为他获到许多公众的投诉,“这些证据全都在这些文件里面,SELCAT必须相信,我已经忍耐已久了。”“我手上也有影音光碟(VCD),这里面有一切的证据,SELCAT应该开来看。”公众拍掌遭严斥勿扰乱马尼卡坚持要SELCAT传召重要证人供证拂手离去后,获得在场公众拍掌支持,却遭到SELCAT主席邓章钦严厉指责,听证会不是政治座谈,不容许人们扰乱。由于马尼卡已经没有进一步的证据可供证,邓章钦要求传召下一名证人供证。马尼卡离开时再次强调,他认为所有的文件必须被接纳,不应该要有任何的掩盖,而且2名证人也必须被传召。他拂袖离去时,在场一些支持者鼓掌,却遭到邓章钦严厉的指责,说:“不要拍掌,这里不是政治讲座,要拍掌的请到外面,这里不是让人找碴的,有哪个议会是全程现场直播的?听议会现在全程直播,还有甚幺好掩盖的?”他也声明,他必须作出严厉的指示,因为听证会是一个自由团体,不容许人们妄作非为。南利:或有人卖沙牟利KSSB执行董事(管理)南利指出,沙石有参差不齐的素质,而他们仅以一个统一价格售卖,因此,不排除当中有员工从转售沙石的过程中牟利。他解释,KSSB在生产沙石的过程中有三种类的沙石,分为粗,中及幼等,不过,他们并没有直接售卖幼沙(fine sand),即使有,都是以中沙的价格脱售,即混合了中沙及幼沙的混合沙。他说,一般上,幼沙在市场上属于较昂贵的沙,售价与他们售卖的混合沙价格每公吨相差了6至7令吉。受询有员工以原价买进混合沙再转手出售,从中赚取那6至7令吉的利润的情况是否有可能发生时,他坦承:“有”。第6证人:KSSB经理要抽佣听证会第6证人张洪伟申诉,KSSB的黄姓市场经理曾向他索取购买沙石每公吨1令吉佣金,虽然没有应允对方的要求,但他仍不满KSSB行政不当而向SELCAT投诉。他週五供证时说,他针对两项KSSB行政不当的事项作出投诉,希望通过听证会纠正KSSB的行政。他说,他曾经会见KSSB的前董事部顾问拿督安华讨论沙石买卖价,而对方通过致电KSSB市场经理黄先生,最终答应以每公吨沙石12令吉50仙的售价达成协议。不过,他声称,当他指示工友前往取砂时,却遭到黄先生以KSSB执行董事南利不同意以12令吉50仙售价脱售沙石,他唯有不满离去。“我不满KSSB之前答应了原有的价钱,但是最后却反悔,这有违商业协议。”另外,他披露,KSSB的黄姓市场经理也曾约他饭局,并提出他购买沙石每公吨抽取1令吉佣金的要求。他并没有答应对方的要求,也没有提供任何的贿赂金,他只是想SELCAT正视这项问题。不过,邓章钦认为张洪伟第一项投诉与听证会的目的不符,因此他建议对方通过代表律师向KSSB採取法津诉讼。至于另一项关于1令吉抽佣的投报,SELCAT会再传召KSSB董事作出解释。· 2010.06.04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