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F生活圈 >偷来的羁绊:《小偷家族》 >

偷来的羁绊:《小偷家族》

偷来的羁绊:《小偷家族》

  家庭是个看似很简单、也複杂的组成,通常只要有血缘关係、更广来说有法律关係,就组成一个家庭,但用这样一划为二的定义,将一群人绑在一起,是否就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家庭?是枝裕和挑战「家庭」的定义与界限,带给我们《小偷家族》。

  人为何聚集在一起生活?现实来说,分工合作是存活重要的因素,生活上大小事由一群人分别完成,以利所有人一起生存下来,这部分当然包括钱,每个人提供家庭不同的经济来源,连偷窃也不例外,年纪小的顺手牵羊提供家中物资,也是一种贡献。只不过,当家庭内价值观与长大中的孩子内心逐渐成形的价值判断渐行渐远时,就像未脱壳的蝉,开始爬上树梢的那天,注定家庭风暴的到来。

偷来的羁绊:《小偷家族》

  如果贡献是生活在一起的唯一因素,那幺,是谁都可以吧?我们都知道事实上并非如此。《小偷家族》以缓慢平实的步调,揭露这一群人聚在一块的样貌,嘻嘻闹闹、彼此毒舌吐槽、琐碎恼人的生活习惯,相互忍让,温馨带点好笑,日子过下来也平平顺顺安安稳稳。看似平静平凡的日子背后,绵密微小的情感串起每个成员,情感上的互相依靠和陪伴,一个眼神和小动作,彼此了解生活上的苦闷;有些话说出口,知道你的伤口会痛,吹一吹痛就跑掉了;有些事不过问,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生命的痛楚,隐瞒不说破也是爱的一种。

  剧中许多角色都有多个名字,有的是化名,有的是人生不同时期的姓名,也有来自不同人取的姓名,单一个体拥有许多名字,不仅展现了个体性的複杂程度,同时展现了每个人的想望,什幺时候用哪一个名字,别人怎幺叫你,都代表着不同的意义。更大的哉问是家人之间的称谓、关係和样貌有绝对的关联吗?如果是,那幺奶奶代表些什幺?爸爸该是什幺样子?乃至导演用了一场戏,重重地叩问:母亲到底是什幺,怎样才叫做母亲?孩子与母亲之间的关係和需求为何?

  由里在洗澡时看见信代手上的伤痕,她摸摸它,信代温柔地说:「没关係,已经好了,不痛了。」之后回到原生家庭,同样看见生母的伤口,她用手碰了亲生妈妈脸上的伤,换来一阵不耐烦地骂:「啧,不要摸了,很痛,说对不起。」从这里可以清楚看见,为什幺信代面对警察质问时,那股说出「凛(也就是由里)不可能主动说要回家的。」自信从何而来,且任何人都无法否认这股母性本质扎扎实实地比血缘关係重要;而信代最后向翔太说出关于他身世的资讯,心有不忍却也自知不足,选择放手的温柔和微笑,多少母亲或许都做不到,谁可以说信代不是个「母亲」?

偷来的羁绊:《小偷家族》

  是枝裕和再再将每个角色的原生家庭和小偷家族对比,试着藉由其中的模糊不清与矛盾,让观众思考并看见家的原貌:由里与亲生母亲的互动、遭受家暴以及巨大的寂寞、祥太是从小钢珠的停车场车内被抱走、亚纪逃离那个表面光鲜亮丽的家庭、奶奶初枝到底被谁遗弃,就连信代出门前一句简单地:「奶奶,我要出门了,帮忙照顾一下由里喔。」都血淋淋地对比着治与信代本想抱着由里回原住所,却听见由里亲生父母在屋内互相叫骂「谁叫你贪玩跑出去不顾小孩。」「孩子又不是我想要生的。」从辅导员(或说是社会大众)眼中看来,小偷家族的组成无法被理解,荒谬怪诞充斥,没有血缘关联不打紧,诱拐、偷窃、遗弃、诈领年金等等,看起来就是犯罪匿藏的髒窝,怎幺可以是个家庭?但走入这个家内,治对祥太的海边性教育、信代对由里说「绝对不要相信因为爱你才打你。」这比起虐待暴力相向、生却不养不教不陪伴的父母们,来得称职许多吗?

  「人无法选择家人,但可以选择亲情,就像我选择了你。」《小偷家族》温柔却也残酷地拆解家庭的组成,剖析家人之间情感,叩问血缘关係在当今社会剩下多少牵绊。挂在人身上的姓名和称谓薄如蝉壳,若没有实质意义存在,脱壳而出虽费力气,不也是可理解的选择吗?

电影资讯

《小偷家族》(万引き家族)-是枝裕和,2018

上一篇: 下一篇: